合成生物催化剂 摘译自: https://msphere.asm.org/content/5/4/e00793-20

鲍曼不动杆菌是一种医院感染常见病原体,其中碳青霉烯类耐药的鲍曼不动杆菌(CRAB)在医院感染患者中经常被发现。碳青霉烯酶的表达对于CRAB在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选择压力下壮成长至关重要。尽管近年来对鲍曼氏菌的流行病学、致病性和耐药性的认识有所增加,但该病原体对应激环境的反应仍未完全了解。H-NS是一种组蛋白样核苷结构蛋白,可作为全局抑制因子。 已有研究表明,H-NS参与了革兰氏阴性杆菌(如霍乱弧菌和大肠杆菌)的应激反应;H-NS的破坏会影响革兰氏阴性细菌调节与毒力,持久性,应激反应,群体感应,生物合成途径和细胞粘附相关的基因的能力。最近,美国加州州立大学Maria Soledad Ramirez教授研究了H-NS在鲍曼不动杆菌应激反应中的作用。

研究者使用金属内酰胺酶(MBLsNDM-1, VIM-2 SPM-1)的表达,导致周质中毒性前体的积累引起包膜应激,来研究H-NS在鲍曼不动杆菌中的作用。为了研究H-NS在缓解包膜应激和克服NDM-1VIM-2SPM-1表达方面的可能作用,分析了表达不同MBLAB5075AB5075Δ-hns的生长曲线。结果表明相对于野生型菌株,突变菌株无论用空载体还是表达NDM-1均未显示出生长受损。相反,与以前的研究一致,VIM-2SPM-1的表达影响了AB5075的生长。这种作用在Δ-hns背景下更为明显,表明缺乏H-NS会损害表达SPM-1VIM-2的菌株的生长。接下来,研究者评估了H-NS是否也参与了鲍曼氏菌克服其他应激源的能力,如DNA损伤剂丝分裂霉素C (MC)和左氧氟沙星。当暴露于MC时,AB5075Δ-hns展出生存能力下降 (2)。此外,细菌生长曲线的左氧氟沙星显示增长受损AB5075Δ-hns(2 b)。总的来说,这些数据表明H-NS参与了不同的鲍曼不动杆菌应激反应。

综上所述,此研究发现了H-NS在鲍曼不动杆菌应激反应中的作用及其与包膜应激反应和对DNA破坏剂的抗性之间的关系。 总体而言,此研究提出了H-NS的新作用,表明H-NS可以承受包膜应力,也可能是减轻鲍曼不动杆菌中MBL表达诱导的应力的机制。 这可能是进一步抵抗碳青霉烯类药物作用的进化优势。此结果发表在《mSphere》中“The H-NS Regulator Plays a Role in the Stress Induced by Carbapenemase Expression in Acinetobacter baumannii

(杨萍 摘译)


地址:浙江省湖州市红丰路1366号 湖州市南太湖科技创新中心1-3楼 邮编:313000
电话:0572-2165708 传真:0572-2165708 Email:info@cibt.ac.cn

Powered by PageAdmin CMS